笔下文学 > 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 > 第372章 地龙翻身了

第372章 地龙翻身了

萧铣在前面走得飞快,随从们追了好长一段路程,也没有追上,急得在后面大喊:“陛下,等等我们,你这是要去哪呀?”
  
  “朕饿了,要去峒寨里面找点吃的。”萧铣头也不回地说,反而跑得更快了,如风一般地到了半山腰。
  
  那苗民向导知道坏了,如果萧铣随意闯进寨子里面,会有**烦的。一年前,大批苗民对“后梁”并不是很看好,被强迁到这里,白手起家。原来的良田没有了,成了官府的官田,还要向官府教租税。
  
  山下的苗民向往和平,不希望卷入战争,对外来者素来是很警惕的,别说给吃的,搞不好连性命都会丢了。向导从小路穿插过去,终于追上了萧铣。
  
  “陛下……”向导气喘吁吁地说。
  
  “何事这么紧张?”萧铣回头一看,一脚踏空,一骨碌从“百步坎”滚下了下去,一头撞向路边的一棵树丫上,才停了下来。
  
  “不好了,皇上出事了——”向导对着山上叫道,然后飞奔到了萧铣扑倒的地方。向导一靠近萧铣,背着萧铣到了一处凉亭里,将他平放在凉亭的长凳上,正想察看他的伤势。
  
  突然间电闪雷鸣,狂风大作,随后大雨倾盆,山间起大雾了,能见度不到五米,俄而地下发出一阵阵巨响,整座山开始抖动起来。
  
  “地龙翻身了……”向导嘴里冒出来一句。再看,哗啦哗啦地石头伴着泥浆,朝凉亭这边冲了过来,因为凉亭周围的大树挡着,大石头没有砸倒凉亭,只是零零星星地滚落一些小石子,泥水不断地流向凉亭的地上。
  
  其实这不是什么地龙翻身,而是此地发生了小规模的地震,加上暴雨,导致山崩地裂,泥石流。那十来个随从正在石级上奔跑,自然躲闪不过,被泥浆全部给困在了山上,任凭如何他们呼救,都无济于事的。荒郊野岭,谁会来救他们啊?
  
  强烈的震感把萧铣给震醒了,他缓缓睁开眼睛一看,站在他跟前的是一张“陌生”的面孔,乃大惊:“你是何人?”
  
  “陛下,我是向导罗川啊。”苗民回答。
  
  “罗川?”萧铣揉了揉嗡嗡作响的脑袋。
  
  “没错。”罗川点点头。
  
  “我这是在哪啊?”萧铣好像脑子有问题了
  
  “陛下……”
  
  “咳咳咳——”萧铣挣扎着坐了起来,正想说什么。
  
  “陛下,你别动。”罗川看到了萧铣的一条腿在流血不止。
  
  劈拉——
  
  一声巨响,凉亭不远处的一个古树轰然倒塌,不偏不倚地往凉亭顶上砸了过来。
  
  罗川丢下手里的柴刀,背着萧铣就冲出了凉亭。说来也奇怪,那大树的树干靠在凉亭的边上,居然被三四条碗口粗的藤蔓给挂住了,没有再往下倒。
  
  “老天保佑啊——”萧铣在罗川的背上战战兢兢的。
  
  “陛下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罗川放下了萧铣,跑到凉亭里捡起了柴刀,而后再次背起萧铣,一步一步地往山下走去。大雨还在下,每挪动一步,泥泞不堪。
  
  萧铣比罗川要高大得多,老让他背着走,不忍心:“罗兄弟,我自己可以走的,放我下来吧。”
  
  “只是你的腿受伤了。”罗川将萧铣放在下来,踹了一口气,“陛下,你等一下,我给你弄一根拐杖。”
  
  “呃。”萧铣倚在一棵小树上。很快罗川就砍倒了一根山毛榉,去皮,削得光溜溜的,做成了拐杖,递给了萧铣。
  
  接过拐杖,萧铣试着走了两步,感觉自己的大腿骨骨折了,不由“啊呦——”喊了一声。
  
  “兄弟,我走不了了。”萧铣面露难色。
  
  “陛下,别逞强了。”罗川只好蹲下身子,再次让萧铣趴在了自己的背上。
  
  “兄弟,你为啥总是叫我陛下?”萧铣问道。
  
  “你是梁国的皇帝,当然就是陛下了。”
  
  “我只是个卖书为生的……”萧铣隐隐约约记起了少年时候卖书的场景。
  
  “哦。可是你的随从都叫你皇上。”
  
  “我带了随从?他们在哪?”萧铣四处看了看,并没有看到别的人。
  
  罗川知道这一场突然爆发的“地龙翻身”,很可能已经把十几个随从全部“吞没”了,生死难料,萧铣命大,否则也一样的下场。
  
  “我还当过几年罗川县令……罗川,听说没有?包罗万象的罗,川流不息的川。”萧铣突然说道,“但后面的我想不起来了。”
  
  “想不起来,就别想了。我知道你是大梁国的皇上就行。”罗川笑道,“不过你说的事情太巧了,罗川县竟然和我名字一样。”
  
  “隋炀帝杨广是我的姑父,他已经死在了江都……”
  
  或许失血过多,萧铣说着说着,声音越来越小,几乎听不见了。罗川背着萧铣,自觉他的身体越来越重。
  
  半个时辰后,雨终于停了,一道彩虹挂在了天际。才不到八里的山路,罗川背着萧铣却走了足足一个时辰。
  
  到了山脚下,罗川不由一怔,那些等待着收割的稻田一半以上都被泥沙和土石给覆盖了,今年全峒寨的父老乡亲又要忍饥挨饿,吃野菜、糟糠度日了。罗川种的田就在水溪边,全部报废,颗粒无收,可他还想着别人有没有饭吃,瞎操心。
  
  罗川将晕厥过去的萧铣放在了路边,长吁短叹的:唉,我的田,我的田,都没有了……
  
  “罗川兄弟,你在叹什么气啊。”恰好一萧姓的苗人光棍汉背着柴过来了。
  
  “四狗子,过来帮帮我……”罗川指了指在路旁的萧铣。
  
  “你怎么随便带人进我们寨子里来呀?”死狗子看到萧铣一副汉人的装扮,身上还刮着佩剑与香囊,很是愤怒。
  
  “这位兄弟他……”罗川欲言又止。
  
  “难道你忘了那些汉人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吗?”四狗子将柴一丢,抽出来柴刀,上前就要砍杀昏迷不醒的萧铣。
  
  “四狗子,给我住手——”罗川一跃而起,抓住了四狗子就要落下的柴刀。
  
  “让我杀了他——”四狗子咆哮着。
  
  “你不能杀他啊。”罗川叫道,“这几百亩良田,都是这人下令让军队和我们一起开垦的。他是梁国的皇帝……”
  
  “啊,他是皇帝?不可能吧?”四狗一听,吓得手中的柴刀掉在了地上,因为方才自己的鲁莽差一点就酿成大祸了。
  
  “你这死狗子,你一刀下去,我们全村人都得跟着完蛋!”罗川斥责四狗子。
  
  “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啊?”死狗子撇撇嘴。
  
  “我有机会说吗?你那火爆脾气。”罗川戳了戳四狗的鼻梁骨,“以后做事动动脑子,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。”
  
  “呃,知道了。”四狗子忙跑过去把萧铣扶起。
  
  罗川还在想着山上的那些随从还没有下来:“四狗子,这皇上就交给你了,我还得叫人上山……”
  
  说完,罗川进了寨子,组织了四五十人,再次上了观音洞那里,去寻找滞留在那里的萧铣随从……
  
  四狗子将萧铣抱入家中,放在铺着稻草的睡铺上,而后找了些草药,赶紧给萧铣止住了血,接好了腿骨。
  
  四狗子再看昏迷不醒的萧铣,知道是失血过多导致晕厥,可苦于家中贫寒无米下锅。唯一留有半碗甜酒,本备与大年初一招呼客人之用,可眼前救命重要,来不急细想,他就把半碗甜酒先煮了起来,可又想到这点甜酒怎能让萧铣吃饱。
  
  萧四狗想起还有一个金瓜留在炕上,忙到炕上取下金瓜,去皮剁碎放入甜酒里煮熟,端与喂之萧铣,萧铣因此得以活命。静养了几天之后,萧铣精神饱满,体力得到恢复,忙问恩人姓名。
  
  “叫我四狗子就行了。”四狗子乐呵呵的,寻思道,今日救了我救了这落魄的皇帝,日后他必有重谢的。
  
  四狗子牵来家里唯一的大水牛,让萧铣骑着回了驻地。萧铣回城后酒肉无味,唯一思念曾经在卡田吃过的金瓜甜酒。
  
  一日,萧铣下令后厨师按当日在卡田所吃的甜酒做之。可吃到嘴里,没了当日的香甜,怪厨师没有手艺,即把厨师拖入大堂大打二十大板。
  
  第二天又叫来一名厨师再做,还是做不来当日的味道,厨师又被暴打。这时谋士想到了一个办法,派手下来卡田请回当日做金瓜甜酒的萧四狗。
  
  萧四狗来到县衙,萧铣得知恩人到来,忙起身迎接,礼过之后萧四狗下厨开始做起了金瓜甜酒。
  
  萧铣陪旁观看,萧四狗边做边对萧铣说,有一事所求,但愿皇上免罪。
  
  萧铣答曰:“恩公只管说来,不管何事,一律免罪。”
  
  萧四狗微笑说道:陛下,你错打了二名厨师,其实他们做的比我做的味道更好,只是你没有明白一个道理。
  
  萧铣问道:什么道理?恩公,说来听听。
  
  萧四狗对萧铣说:你如果想吃到又香又甜的金瓜甜酒,先饿三天再吃甜酒。你才会感觉到当日甜酒的美味。
  
  萧铣乃大悟“肚饿饭更香”的道理,奖赏了十两银子、一个侍女给萧四狗,不舍而别。
  
  萧四狗骑着水牛,带着媳妇,回到卡田,把做金瓜甜酒的配方告之族人,一代一代传承下来。而罗川也因为救萧铣有功,被萧铣直接派人接到了驻地,给了一个校尉的武职,跟随萧铣一块打江山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