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神医喜多多 > 第三百四十八章、绿岛之战 四

第三百四十八章、绿岛之战 四

吕垚看向其他将领,道:“你们有谁敢去迎战?”
  
  过了一会儿,吕姓之外的将领竟然无一出战,这让吕垚有些生气。
  
  “正所谓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!你们一个个之前拿着吕家的军俸,现在强敌来犯,竟然一个都不敢迎战,真是丢人,我们吕家白养你们了。”吕垚破口大骂道。
  
  虽然被骂,外姓将领又不傻,他们一个个仍然闭口不做声。这时候谁做出头鸟谁死,就算不死,那也是吃力不讨好。
  
  张康便是前车之鉴,外姓将领都看得真切,此时他们正为张康抱不平呢。
  
  吕垚见这些外姓将领不敢出手,对着几个吕姓将领点兵道:
  
  “吕华,你去击杀敌将!对方一个大乘期的高手,就算侥幸得到一只渡劫噬金虫的帮助,相信也不是你的对手!”
  
  “是,将军!”吕华领命而去。
  
  司马见吕华到来,笑问道:“不知兄台如何称呼?”
  
  “吕华!你又是姓谁名谁?”吕华丝毫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,唯一让他忌惮的是对方手中的洪荒噬金虫。
  
  “嘿嘿,小爷的名字你不配知道,所以你可以去死了!”司马长风先下手为强,当即控制大堆的僵王围攻而去。
  
  吕华的近战攻击同样十分强大,只见他左右勾拳,拳打脚踢,使得来袭的僵尸王根本不能近身。
  
  轰轰轰!
  
  吕华每一击都会引起音爆,他出拳伸腿的速度太快,来袭的僵王被很快打散,不一会儿,其附近便成为真空状态。
  
  “小子,就凭这些无脑的僵尸也能对付我,未免太小看我了吧!”吕华得意的看着司马,仿佛胜负已定。
  
  只是司马根本不着急的样子,咧嘴笑笑,“是吗?那就让你尝尝五雷轰顶如何?”
  
  只见司马忽然取出一个阵盘,然后抛向吕华,这吕华本想打碎阵盘,发现阵盘牢不可破。
  
  就这这时,司马忽然放开修为,接着天劫降临。
  
  “靠,你这小子疯了吗?你困住我就是为了拉我一起渡劫?”吕华看向对方,与看一个疯子无异。
  
  要知道,天劫之威本是寻常修真者都避之不及的,可是司马长风竟然拉一个比他修为更高的吕华一同渡劫,这无异于引火烧身。
  
  司马长风笑笑:“没错,我就是疯子!不服么?不服来咬我!”
  
  吕华被司马长风这么一说,气得简直要吐血了。他现在咬不到司马不说,想要破开对方的围困阵法都是极为困难。
  
  要知道,阵法中属困阵最为坚韧,好似铜墙铁壁一般。困阵没有防御,因此更专注‘困’字,但凡进入困阵的人,若是不熟悉阵法,一时半刻根本破不了阵法。若是强行破除,那是吃力不讨好的事。
  
  此时不仅吕华向热锅上的蚂蚁,聚义盟这一边也是忧心忡忡,毕竟渡劫之时拉上一个同类且等级更高的高手,这实在太过危险。
  
  多多看向上官择优,道:“上官兄,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司马兄会出事?”
  
  上官道:“你不也一样么?”
  
  多多哈哈大笑,“如此说来,我们是一类人!”
  
  桑德不解的看向二人,道:“统帅,你们的话太隐晦了,能直白一点么?那位道友怎么说也是我方的高手,若是因为渡劫死在战场,这着实有些可惜。”
  
  多多应道:“桑德将军,你是不明白修炼天才是多么的寂寞,唯有弄出一点动静,如此才能证明自己不凡。司马兄看似轻率,恐怕他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一个强敌,如何打赢对方,单凭他与洪荒噬金虫那是远远不够的,既然不够,那就得临阵提升修为。有时候临阵磨枪看似愚蠢,其实这也是化险为夷的最好手段,这一战后,司马兄必将名垂千古。”
  
  上官插话道:“喜兄弟这分析的够精辟,佩服佩服!”
  
  将士们见统帅如此淡定,他们也慢慢的放下多余的担心。
  
  与聚义盟将士的反应不同,此时吕家军被司马这一招吓到了。对方这完全是以命搏命,虽然天劫是每个修真者必须经历的,但是没有人愿意被别的的天劫活活拖死。
  
  “疯子,你快放了我!你若在不放,我便自爆灵体与你同归于尽!”吕华也是被逼急了,大声吼道。
  
  奈何司马长风根本不听,继续吸引天劫降临。
  
  时间过去一日,劫云越聚越多,吕华本想自爆灵体,奈何已经来不及了。
  
  司马的天劫降临太快,吕华此时自爆灵体,必将神魂俱灭,唯有强行硬抗天劫,或许还有一丝活命的生机。
  
  啪啪啪!
  
  劫雷顺势而下,一次降下两条,司马与吕华每人一条,这不得不说苍穹意志十分公平。
  
  第一道劫雷二人都还能轻松应对,只是接下来劫雷一条比一条猛烈,任凭吕华早已是渡劫高手,他也受不了了。
  
  “疯子,这下你满意了?”吕华怒吼道。
  
  司马口吐鲜血,不过还是咧嘴笑道:“吕狗,你不要那么大声叫唤,等会劫雷劈死你!”
  
  “那我们就比比,看谁能够坚持道最后!”吕华也是被逼疯了,使出全力抵抗天劫。
  
  只是他本来是来打架的,根本没有准备渡劫之物,就算疗伤丹药也是少得可怜。
  
  反观司马长风,他为了这一天不知准备了多久,作为巫族的翘楚,家族为了他顺利渡劫,也是为其准备了大量的渡劫丹药,此时他顶不住了,率先服下一枚疗伤丹。
  
  丹药化作一股清泉不断滋养其经脉,本来受伤的经脉此时快速修复。
  
  正常情况下,司马长风的灵体防御自然不及吕华,不过此一时彼一时,如今他已经炼化洪荒噬金虫,其灵体防御与吕华相比有过而为之。
  
  只是噬金虫仅仅增强了司马的灵体防御,对于其内脏防御并无太大的效果。因此司马嗑药后,药物仅需修复其体内内脏受损的经脉即可,丹药消耗大大减少。
  
  吕华见司马有丹药嗑,此时恨他心痒痒,恨不得立马结果了他,只是困阵不破,他想灭掉司马是不可能的。
  
  当然,吕华也不能违反苍穹意志去直接击杀对方,否者他是必死无疑,由此可见苍穹意志,在一定情况下还是挺公平的,若不然渡劫者受到其他人的干扰,能够成功渡劫的几率会大大降低。
  
  八九天劫的威能不言而喻,吕华虽然已经成功渡过一次,但是这一次不同,他是被强行纳入天劫之下,因此天劫的威能得到极大的提升。
  
  啪啪啪!
  
  很快,又一波劫雷降下,吕华疼得龇牙咧嘴。再观司马长风,他在噬金虫的协助下,此时灵体进一步强化,其灵力修为也在快速提升。
  
  或许是聚义盟与吕家军形成的默契,双方竟然没有再派出其他将军比斗。双方好似都在看司马与吕华到底谁能在天劫之下活下来,这算是另类的较量。
  
  时间快速流逝,十日后,六十三条灵雷劫降下,接下来便是魂雷劫。
  
  只是在灵雷劫的冲击下,此时吕华已经半死不活,他的灵体被雷蛇劈打得残破不堪,至于一身的铠甲早已被震为碎末。
  
  与吕华的狼狈不堪不同,司马长风虽然修为不如对方,但是其灵体还是十分完整。这刷新了多多对隐世家族的认知,原来隐世家族不穷,嗑丹药跟嗑瓜子一样一样的,吕华都被气得吐血了。
  
  正所谓人比人气死人,司马长风差点就把吕华气死了。他不敢多说一句话,闭目伤身,至于头顶的阵盘也是丝毫未损,很明显,这阵盘是对内不对外的。
  
  只是此时此刻却没有人敢去搭救吕华,否者天劫威能升级,不仅救不了吕华,还会把施救者也搭进去。
  
  天空中,劫云开始蓄能,魂雷劫即将降临。
  
  司马长风对着吕华讥笑道:“吕狗,刚才不是挺嚣张的么?现在怎么变成死狗了?”
  
  面对司马的出言讥讽,吕华咬紧牙关,就是不吭声,他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。在灵体没有恢复的情况下,若是贸然硬抗魂劫,最后极有可能魂飞魄散,到那时,他吕华就是第一个在战场上被激怒并被天劫击杀的大将,传出去,恐怕千百年后都会广为流传。
  
  “忍住,我必须忍着!待天劫过后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吕华心中念叨道。
  
  司马见对方不语,哈哈大笑,“让天劫来得更猛烈些吧!”
  
  他对着长空大吼一声,好似在挑衅天威,果不其然,魂雷劫竟然提前到来。
  
  啪啪啪!
  
  第一条魂雷降下,然后直劈司马,接着降下第二条魂雷劈向吕华,真是不给吕华一点喘息的机会。
  
  在魂雷的劈打下,司马很快陷入劫雷幻境,外人不得而知其幻境到底是什么,不过吕华的劫雷幻境却是一片尸骸。
  
  幻境中,死了太多的人,只见一个金甲男子手持金枪,然后站于尸山之巅。
  
  在金甲男子的头顶,一座雷阵凭空产生,双色雷霆相互缠绕,一条是金雷,另外一条是红雷。忽然金甲男子抬起金枪,指着其前方,两条神雷好似有灵性,竟然破空而去。
  
  在金甲男子的前方,是来自魔界的魔物,这些魔物强大无比,一个个修为都在渡劫期以上,有的甚至堪比人仙。
  
  只是魔物太多了,金甲男子前方已经死了很多人族之人,还有一些活着的人,他们各个都是顶尖高手。他们杀红了样,一个个如恶魔一样,此时让他们活下来的坚定信念便是身后的金甲男子。
  
  吕华很想看清那金甲男子的面容,奈何无论他怎么努力,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面容。
  
  随着魔物越来越靠近尸山,强大的灵压压得吕华喘不过气来。太强大了,吕华感觉就要被压死一般。
  
  “不,这不是真的,给我醒来!”吕华大喝一声,接着从环境中醒来。
  
  他是经历过一次八九,因此这魂劫幻境还迷惑不了他。待他醒来的那一刻,发现司马长风竟然先他一步醒来。让他不解的是,对方竟然没有趁机要他的命。
  
  在吕华醒来的那一刻,天劫已经散去。司马看向对方,笑道:“吕狗,今日小爷我渡过天劫高兴,所以放你一马,你若不服,我们再战如何?”
  
  说完,司马收取阵盘,此时他已经有实力正面击败对方,因此无需再用阵盘困阵对方。
  
  吕华哈哈大笑,“小子,别得意,待我恢复后再来战你!”
  
  说完吕华就要回城,他瞬移消失不见,不过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他根本没有回城,而是借机逃走了。
  
  司马见此也是无语,对其看法大打折扣,接着扭头折回己方军中大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