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 > 非红颜不薄命 > 第一百二十七章:变了还是没变?

第一百二十七章:变了还是没变?

????易香香慢悠悠的走进起居室,青玄已经在这里准备好了常服等她更换。
  
  ????她绕到雕花山水屏风后面更衣,赵子乾则是径自在圆桌上坐了下来,顺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。
  
  ????室内的青釉花瓶里插着梅花,悠悠的清香与铜胎掐丝珐琅鎏金香炉里燃的香料味道混合着,让赵子乾觉得颇有一种岁月静好的美感。
  
  ????自己这皇后,倒的确是个把日子过得极为精致的人。赵子乾这般想到。
  
  ????不过他喜欢易香香这样认真过日子的样子。
  
  ????这满宫里的嫔妃,所有人都在为着他打转,仅有易香香是井井有条的过着自己的生活。
  
  ????赵子乾有时候会心有不平,觉得凭什么她可以这般不重视自己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仍旧着迷。
  
  ????人世间,多有酸甜苦辣。
  
  ????唯愿她,笑颜常在。
  
  ????易香香更好衣裳,绕过屏风走出来,便看见赵子乾正盯着梅花发呆。
  
  ????她上前晃了晃手,抓回赵子乾的视线后笑道:“这红梅好看吧?原本也想让映冬往你的乾安宫送一瓶的,但是听说林芷梦那边已经让人送雪梅,我便没让映冬送了。”
  
  ????收回视线的赵子乾问道:“为何?”
  
  ????为何?为何不送了吗?
  
  ????易香香答道:“雪梅的味道和红梅还是有些不一样的,二者相融并不好闻。再说了,林芷梦都已经送花了,我再多此一举,不是引人笑话我东施效颦嘛!”
  
  ????“可是红梅好看。”赵子乾非常认真的说道。
  
  ????江海被青玄唤进来看到皇后换了身衣裳,才知道原来刚刚圣上制止他跟着是因为皇后娘娘要更衣。不过此时他听见圣上说红梅好看一些,心里不禁腹诽,直接说你要皇后娘娘送的不就是了嘛!同时他也在心里为林贵妃“默哀”。
  
  ????“那你以后就来长春宫看吧。”易香香也在圆桌边坐下。
  
  ????这下江海更无语了,男主子闷骚就算了,女主子还不开窍!诶,真是惹得他这个老太监干着急!
  
  ????其实易香香还是很冤枉的,她上辈子就没谈过恋爱,这辈子来到礼朝后看同龄人都像是小孩子的样子,就更没有情窦初开的机会了。是以让她开窍,那真比让赵子乾不闷骚还难。
  
  ????不开窍的易香香坐下后问闷骚的赵子乾:“刘芳菲的身世你可有眉目?”
  
  ????“正要和你说此事。”赵子乾说着拉起了易香香出了起居室又坐到了书案前,接着只见他朝虚空挥手示意,掠影便跪在了书案前。
  
  ????“参见圣上,参加皇后娘娘!”掠影行礼。
  
  ????易香香见到来人是老熟人,笑着说:“掠影的功夫是越来越好了!”
  
  ????长春宫也是守着暗卫的,但都进不得内殿。那易香香为何会夸奖掠影的功夫越来越好,是因为掠影此时破空而出,显见是一直藏着的。而若是青玄发现了掠影的存在,必然也会提前告知于易香香。
  
  ????所以显然喽,是青玄没有发现掠影的隐藏。
  
  ????“让娘娘见笑了。”掠影回道。
  
  ????易香香挥手让掠影起身,她说道:“起来坐着说吧,在我这里没有外人时,不必在意那些虚礼。说说看,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????掠影也知道易香香并不是宫里头那些普通的妃子,他可是知道她是欢喜阁阁主的,示意她此时说不在意虚礼,那也是真不在意。
  
  ????他站起来后在椅子里坐下,之后娓娓道来:“卑职同康大人按照欢喜阁给出的线索一起调查了百年县刘家的旧事,而前些日子发现,刘芳菲小姐并不是刘家人。”
  
  ????“不是刘家人?可她的确是小蒋氏所出啊!难道......小蒋氏当年并不是和刘员外滚的床单?”易香香惊呼。
  
  ????旁边正翻着奏折的赵子乾闻言,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表情有些忍俊不禁。
  
  ????易香香自然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言语不当,便赶紧对掠影说道:“呵呵,你继续,你继续!”
  
  ????掠影暗自咳了两声,继续说道:“确实如皇后娘娘所想,当年刘员外与小蒋氏之事,乃是后者故意设计的。其实在小蒋氏去刘府探望姐姐刘夫人之前,她已经与别人珠胎暗结。只不过是为了名正言顺的生下芳菲小姐,才设计了刘员外。”
  
  ????“那芳菲的生父是谁?”易香香颦眉。
  
  ????掠影摇摇头说:“蒋家那边只说是个过路的商人玷污了小蒋氏的清白,为了蒋家的名声才迫不得已使了这计谋,连大女儿刘夫人都是瞒着的。而之后大蒋氏做了手脚让小蒋氏难产而死,蒋家人便决定不再提及此事,对外只说小女儿是失踪了。”
  
  ????易香香恍然大悟:“难怪百年县的人都不知道刘府曾经有个小蒋氏,不过,连刘员外也不知道芳菲的父亲是谁吗?”
  
  ????她总觉得刘员外应该知道什么才是。
  
  ????“康大人多此拷问,刘员外没有露出痕迹,是以应该没有撒谎,他确实不知。”掠影回道。
  
  ????“看来线索又断了。”易香香大失所望。
  
  ????过路的客商千千万,这哪里能翻出来到底是谁玷污了当年的小蒋氏?而且小蒋氏即使是设计姐姐姐夫都要生下这个孩子,是以到底是不是玷污还真的很难说。
  
  ????易香香觉得小蒋氏自愿的可能性比较大,而且刘员外也不一定是一无所知。
  
  ????赵子乾见易香香没有再问,便让掠影退下了。
  
  ????“你也不用急,尽人事,听天命。”赵子乾安慰易香香。
  
  ????他极少有这样说话的时候,因为他从来不信什么命。不过为了让易香香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包袱,他也是愿意“鬼话连篇”的。
  
  ????易香香知道急也没有用,便也不再说这事,而是自己转移情绪和话题问道:“烨朝和无忧岛那边,你怎么回复的?”
  
  ????赵子乾放下奏章回道:“我们不插手,也不搞袭击,烨朝送了三十匹汗血宝马做报酬。”
  
  ????烨朝的汗血宝马确实是难得的宝贝,是真正的日行千里的良驹。
  
  ????他让青玄给易香香上杯茶,接着说:“无忧岛处于劣势,输也是必然的。南宫歌没有得到我们的出兵允诺,自然也没有讨好我们的必要。今晨他已派了特使进宫辞行,明日便会离开京都回无忧岛。”
  
  ????“明天就走?这么急?”易香香接过青玄手里的杯盏,一边喝茶一边问道。
  
  ????赵子乾点头:“从礼朝去无忧岛还得绕过烨朝,路途遥远不说,重点是无忧岛与烨朝战事一触即发,他急着出发也是正常的。”
  
  ????“倒不是说不正常,只是有些同情他。”易香香感慨。
  
  ????“天灾人祸,避不过也没有办法。”赵子乾知道易香香同情什么,但是无忧岛随时面临着沉没,这不是南宫歌凭一己之力可以挽回的事。
  
  ????无忧岛若是沉没,南宫家携臣民居于烨朝是必然的事。可重点是他们又不想称臣,烨朝自然是不让的。这事换赵子乾来说,态度必然也和烨朝一样,因为真是没有轻易“割地”的理由。
  
  ????也因为这样,礼朝没有相助的理由,因为本就是无忧岛想要的太多了。
  
  ????帝后二人这头说起了夜笙和南宫歌,重仁宫林芷梦,也正在询问此事。
  
  ????“问过父亲了吗?圣上可答应出兵相助无忧岛?”林芷梦心不在焉的问巧穗。
  
  ????说到无忧岛自然就想到了昨天的那场宫宴,是以林芷梦才有些心不在焉。她想起赵子乾对易香香那满眼的赞赏,连带着易家和段家都得一笔厚赏,心里极为酸涩。
  
  ????那个冰冷如雪的男子,虽然她知道他不像表面上那样冷漠,但是他昨天竟然对着易香香笑了好几次。
  
  ????她极少见他笑的。
  
  ????巧穗自然是发现了林芷梦情绪不高,不过她还是本分答话说:“没有。老爷说南宫少岛主已经遣特使面见过圣上辞行了,礼部已经安排相送事宜,明日少岛主便会离京。”
  
  ????“特使什么时候见的圣上?”林芷梦狐疑。
  
  ????圣上昨日宿在长春宫,今天又是直接去两宫太后那里请安的,难道他是在长春宫接见的特使?
  
  ????巧穗接下来的话证实了林芷梦的猜想:“特使是今天一早进的宫,圣上在长春宫接见的。”
  
  ????素雅温和的重仁宫内殿因为巧穗的这话有一瞬间的静默,甚至空气中还有一种寒凉在凝结。
  
  ????良久,林芷梦状似无意的问出一句:“皇后当时可在场?”
  
  ????巧穗低着头给林芷梦端上一杯茶水,答道:“应是不在场的,小太监仅见寄梅上了两份茶水。”
  
  ????林芷梦听到这话后莫名的松了一口气,若是赵子乾在长春宫带着易香香一起接见的来使,那帝后的感情深厚可能又要被美化几分了。
  
  ????她实在不喜欢那样的传言。
  
  ????接下来林芷梦倒是没再继续问长春宫,而是转移了话题:“香巧的伤好得怎么样了?”
  
  ????香巧自御花园受罚后,一直在养伤以及面壁思过。
  
  ????“用了娘娘给的上好的金疮药,已经开始结痂了。”巧穗仍旧是只保持有问有答。
  
  ????她不欲多说什么有的没的,主要还是因为香巧受罚这件事比较讳莫如深。众人皆知,那个时候林芷梦这个贵妃娘娘也是被罚抄宫规百遍的。虽然惩罚不重,但多少丢了面子。
  
  ????“你让穗禾多看顾下,缺什么药都让禾清拿了牌子去太医院取。而若是想吃什么,不要去御膳房麻烦了,就让小厨房的人做了端过去,不能亏待了她。”
  
  ????穗禾以及禾清,是重仁宫的另外两名大宫女,她们是在林芷梦入主重仁宫后被提上来的。
  
  ????巧穗福身称喏,这个时候禾清自外面走了进来禀告道:“娘娘,颖韵轩的贤嫔娘娘求见。”
  
  ????林芷梦挥手说道: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  
  ????禾清闻言便退出去请田瑶进来。
  
  ????田瑶内心原本是有些坎坷的,她听到禾清说的“娘娘有请”以后,便快步的走进重仁宫内殿。
  
  ????一见到林芷梦,田瑶就赶紧福了一礼后赶紧解释道:“林姐姐,刚刚在皇后那里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  
  ????裴语辰曲解她话中之意,这才是田瑶赶紧过来解释的原因。
  
  ????“瑶儿无需多虑,你我相识已久,你是什么样的人,说话做事的风格我都是知晓的。”林芷梦走过来拉着田瑶坐下。
  
  ????田瑶闻言松了一口气,她倒是真的怕林芷梦多想,这会儿对方说没有多想,自然是高兴的。
  
  ????她坐好后接着又说道:“都怪裴语辰,没事找事无事生非!下回别让我抓到她的话柄,不然一定狠狠教训她!还有那个宁妃,裴语辰的梦馨阁归她的钟粹宫管辖,怎得能让裴语辰那般无所顾忌!”
  
  ????她十分看不惯裴语辰的做派,为着讨好皇后,真是各种什么好话都有脸说出来。连着自然也看不惯一直都在和稀泥的宁妃苏静香,更别说裴语辰的梦馨阁就在钟粹宫里,自然是一起讨厌上了。
  
  ????“宁妃与皇后也是多有来往,和嫔夸赞皇后,说不定就是宁妃示意的呢?”林芷梦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  
  ????正在给田瑶上茶的穗禾闻言望向了林芷梦身后的巧穗,两人对视一眼后,都假装没有听见一样,继续各自做自己的事情。
  
  ????田瑶怒火中烧:“必然是的!宁妃还故意转移话题遮掩,真是虚伪至极。”
  
  ????“宫廷里就是如此,瑶儿你也该收收性子。昨日宫宴之事,若不是你同田夫人诉苦,想必田大人也不会步步紧追着要让皇后出丑。以后你可要记着,莫和皇后对上。”
  
  ????林芷梦和蔼可亲的说道,像个教妹妹为人处事的姐姐模样。
  
  ????“我才不怕她呢!不过是个小门小户出来的,一朝飞上枝头,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凤凰了不成?明明会下棋会作画,偏偏装什么无才无德。昨天她一举成名,这会儿心里肯定是得意的不行!”田瑶愤愤的怒形于色。
  
  ????林芷梦让穗禾端来了一盘梅花糕,接过来放到田瑶面前:“好了,背后莫说人是非。这是我今晨亲手做的梅花糕,小厨房里刚刚蒸出来的,你尝尝看。”
  
  ????田瑶见着那香喷喷的梅花糕,立刻笑逐颜开了。
  
  ????只见她连忙抓起来边吃边说:“林姐姐做的梅花糕真好吃,难怪圣上都爱吃林姐姐做的点心。”
  
  ????后宫里头,也就林芷梦经常亲自洗手做羹汤,然后往乾安宫和御书房送去,且也只有重仁宫送去的糕点汤水是空盘而出的。
  
  ????“我也不会做什么,只爱研究一些吃食罢了。”林芷梦笑言,不过对于赵子乾喜欢她做的吃食这一点,她还是很开心的。
  
  ????“林姐姐何必自谦,你在瑶儿心目中可是无所不能!弹琴作画哪个不是你的强项?重点是还会做点心,这一点瑶儿最喜欢啦!”田瑶说着又咬了一口梅花糕,以行动证明自己所言不虚。
  
  ????林芷梦温婉的笑着,她伸手用锦帕擦掉田瑶嘴角留下的糕点碎屑:“慢点吃。什么弹琴作画,人家身边一个宫女都能弹得琴门的弟子认了输,我这点算什么。”
  
  ????她帮着田瑶擦完嘴角后放下锦帕,素手端起茶盏喝茶,接着又让穗禾把茶水续上。
  
  ????“什么呀,她们那是故意装腔作势!若是有真功夫,当初为何只字不提?可见也不过是苦练了几首曲子,班门弄斧罢了!”
  
  ????田瑶连易香香都看不上,更别说是青玄了。
  
  ????“好啦,你就不要安慰我了!我也没空听你叽叽喳喳,吃完了点心再装点就提溜着回你的颖韵轩去!原本这梅花糕是我给圣上做的,如今被你给吃了,我可得重新去做。”林芷梦和颜悦色的说道。
  
  ????“好好好,那我不在这打扰姐姐了,不过下次若是有新的糕点,林姐姐别忘了我噢!”田瑶撒着娇。
  
  ????林芷梦无奈的接话,甚至伸手点了点田瑶的额头说:“哪次忘得了你?”
  
  ????接着林芷梦便让巧穗给自己更了衣,送田瑶出门了后,拐去了小厨房。
  
  ????田瑶很开心的带着宫女太监们往回走,进了颖韵轩后便对身后的宫女红玉说道:“还是林姐姐好,温柔貌美,还疼人。原本我还担心她因为昨天宫宴上的事生气,没想到她不但没生气,还把原本要送给圣上的糕点给我了!”
  
  ????红玉伸手帮田瑶解开了披风,闻言回道:“娘娘真觉得林贵妃娘娘没有生气?奴婢却不这么认为。”
  
  ????“为什么?”田瑶大惑不解的回身。
  
  ????红玉将披风挂好后,帮着田瑶分析道:“林贵妃刚刚所言,若不是娘娘您同夫人诉苦,老爷便不会想着要替娘娘您出气而设计,想让皇后出丑。这话里的意思,不就是说若不是老爷激了皇后,那她也不至于和皇后对弈,还输给了人家嘛!”
  
  ????田瑶却不赞同:“怎么会呢?林姐姐绝对没有这种暗示!就像林姐姐说的那样,我与她相交甚久,多少还是了解她的,林姐姐不是那样口不对心的人。”
  
  ????“娘娘您可长点心吧,这深宫里头可没有出淤泥而不染的说法!奴婢在这宫里头久了,见过了很多口蜜腹剑的人。”
  
  ????红玉在这宫里算是老人了,前前后后也侍候过好几位主子,还真没见过田瑶这么没心机的。
  
  ????“咳,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啊!林姐姐就是这样的人。你刚刚不也听到了,她都和我说背后不论人是非,可见她就是个好的,而且她也不屑和那些女人抢什么!哪里像皇后,明明什么都会,偏偏要装,害得爹爹和林姐姐都丢尽了脸!”
  
  ????红玉闻言是彻底无语了!
  
  ????不抢?不抢的话还做什么糕点往圣上那送啊?
  
  ????再说了,若不是想出风头,又怎么会主动要和皇后下棋?噢,自己输了怪别人不露痕迹,感情别人就不能低调是吧?
  
  ????红玉觉得和自家娘娘说不通,虽然有一些旧日交情,但毕竟自己跟着田瑶的时间,确实没有她和林贵妃相交的时间长,自家娘娘对她的信任度还不够,是以她也不再多言。
  
  ????而且她见林贵妃只是不停挑起贤嫔对皇后的厌恶罢了,也没让她干什么坏事,便也决定默默暂时不开腔了。
  
  ????林芷梦是不是真心的对田瑶好,这倒是很难考证,除了林芷梦自己,并无人知晓她的真实想法。
  
  ????不过巧穗倒是有那么一点感觉,她觉得林贵妃好像有一些若有似无的变化。
  
  ????林贵妃说话虽然还是温温婉婉没什么攻击性的样子,但是昨天在宫宴上她握着圈椅把手时发白的指节,还有今天早上故意将话转给皇后,都表现得和平日里不一样。
  
  ????巧穗是潜邸就跟着林芷梦的,这整个重仁宫里除了香巧,便只有她最得林芷梦信重,是以经常随侍在林芷梦身边。她发现自从香巧受罚养伤后,贵妃娘娘就经常一个人独坐发呆,笑得也不如以前多了。
  
  ????“巧穗?巧穗?”林芷梦唤道。
  
  ????“啊,噢......娘娘!”巧穗收回思绪。
  
  ????林芷梦正在揉着面,看着巧穗说道:“想什么呢,该帮我加水啦!”
  
  ????巧穗闻言窘了一下,赶紧帮她加水。
  
  ????搜狗阅读网址: